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翡翠绿莲

美丽魅力的绿微翡翠,欢迎亲爱的朋友,欢迎您进入住我博客家园

 
 
 

日志

 
 

西厢记(下)  

2017-01-01 20:12:10|  分类: 梨园戏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弦之音《西厢记(下)》
西厢记(下)
【第九场:闹简】

(红娘上。)

红娘   (四平调)   风静帘闲麝兰香散,

             启朱扉我这里摇响双环。

             绛台高金荷小银缸犹灿,

(红娘听。)

红娘   (白)     哎呀,小姐敢情她又睡了。

     (四平调)   贤小姐拥绣衾春睡方酣。

             玉钗横宝髻偏乌云乱挽,

     (白)     小姐,你好懒哪!

     (四平调)   梦沉沉哪知道日上三竿?

(红娘把小简藏在妆盒内。崔莺莺徐上。)

崔莺莺  (念)     十分心事一分语,尽夜相思尽日眠。

(红娘急扶崔莺莺坐妆台旁。红娘下。崔莺莺发现信,拆开,兴奋地看。红娘捧茶上。崔莺莺见红娘有相轻之意,不觉怒形于色。)

红娘   (白)     哎呀,糟了。

崔莺莺  (白)     红娘过来。

红娘   (白)     有。

(崔莺莺指书简。)

崔莺莺  (白)     这是哪里来的?

红娘   (白)     这——

崔莺莺  (白)     我是相国的小姐,谁敢将这简帖儿戏弄于我?

红娘   (白)     小姐息怒。您让我去看张先生,张先生让我带回这个给您。您不让我去,难道我敢向他讨来不成?我又不识字,知他写的是些什么?

崔莺莺  (白)     就该好好交我,却为何偷偷搁在妆盒里面?

红娘   (白)     这——

崔莺莺  (白)     待我去告诉老夫人,打下你这小贱人的下半截来。

红娘   (白)     小姐您也别对老夫人说去,还是让我拿这简帖儿出首去吧。

崔莺莺  (白)     唔,你去出首谁来?

红娘   (白)     我出首张生,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写信戏弄小姐。

(崔莺莺缓和。)

崔莺莺  (白)     红娘,念那张生他乡做客,饶了他这一遭吧。

红娘   (白)     不,他这样放肆,怕不打下他下半截来?

崔莺莺  (白)     我正不曾问你,那张生病体如何?

红娘   (白)     我不说。

崔莺莺  (白)     红娘,你说吧。说吧,红娘。

红娘   (白)     他呀!

     (念)     不思茶,不想饭,脸儿瘦得真难看。动一步,也为难,只怕快到鬼门关。

崔莺莺  (白)     去请一位好太医给他瞧瞧去,看是什么病症?

红娘   (白)     他说他也没有什么病,这病啊,是他白天黑夜盼啊——盼——给盼出来的。

崔莺莺  (白)     红娘幸亏你口稳,若让别人知道,成何体统?从今往后,这些话再也休提了。

红娘   (白)     您说得对,只是张生早晚难保,您这不是撺掇人家上竿儿,又拔掉梯子看风凉吗?还叫我问他的病干吗呢?

崔莺莺  (白)     我家虽是亏待张生,张生岂可如此。你拿纸笔过来。

(红娘下,取文具上。)

崔莺莺  (白)     我回信与他,叫他下次不可。

红娘   (白)     小姐,你别写了吧,何苦呢。

崔莺莺  (白)     红娘,你不知道。

(崔莺莺想,一挥而就。)

崔莺莺  (白)     你拿去对张生说:小姐叫你去看他,乃是兄妹之情,并无别意,下次再若如此,一定告诉老夫人知道,连你这小贱人也其罪非小。

红娘   (白)     小姐您这是何苦呢?我不拿去。

(崔莺莺把信丢在地下。)

崔莺莺  (白)     这小妮子好没分晓。

(崔莺莺走下。红娘把信拾起来,无限气恼。)

红娘   (白)     好哇!对我耍小姐脾气,装好人家架子!我红娘传书递简,担惊受怕,都为的是谁呀?怎么反把我当成出气筒儿了?要说你不想人家吧,这些日子天快暖了,杏花都落了,您晚妆的时候还怕衣服穿得太薄。可为什么听琴的那夜,夜那么深了,露水那么重,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您一点也不怕着凉呢?瞧您背地里愁眉泪眼的,可对别人又巧语花言,装正人君子。不肯搜自己的狂为,专一找别人家的破绽,您这是何苦呢?好,您的心也散了,我的腿也懒了,这封信也别管了吧。

(红娘丢信在地,转念。)

红娘   (白)     咳,我若是不去吧,小姐回头又说我违拗她。再说,张生那可怜的傻秀才还在等我回话哩。去一趟吧,谁叫我是红娘呢?

(红娘把信拾起。)

红娘   (白)     真冤哪!

(红娘下。张珙上。)

张珙   (念)     仙山指日来斋里,青鸟何时入殿前。

(张珙出门。红娘上。)

张珙   (白)     哦呀,正想到红娘姐,红娘姐就来了,快快请进,简帖儿怎么样了?

红娘   (白)     得了,张先生,快别提您那简帖儿了。那是褪了色的花,走了味的酒,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张珙   (白)     不,小生那简帖儿是一道会亲的灵符,怎说无用?只是红娘姐不肯用心,以至如此哟。

红娘   (白)     怎么着,我不肯用心?张先生,头上有天哩!别怨人家了,怨你自己命苦吧。为了你那张简帖儿,差点把我也牵连在里头了。得了,从今往后,你我要见面也就难了。你也别诉什么衷肠肺腑了,姻缘的事到此为止。张先生啊!

     (唱)     趁早儿寻一个酒阑人散,

             从今后月暗西厢云敛巫山。

     (白)     好,怕老夫人找我,我回去了。

张珙   (白)     红娘姐,你等一等。

红娘   (白)     你还有什么话说呀,我的张先生。

张珙   (白)     红娘姐!你你你这一去不知紧要,小生此心谁再与我分剖?眼见得我有死无生,红娘姐,红娘姐!

红娘   (白)     我说张先生,你也替我想一想吧。小姐一口一声要告诉老夫人去,万一真告诉了老夫人,我这根粗麻线还过得了针关儿吗?您也许还有个恩情美满的日子,可我早已经骨肉摧残了。

张珙   (白)     红娘姐,小生今日别无生路,一条性命都在红娘姐你的身上,红娘姐啊!

红娘   (白)     哎,管你们的事吧,我准备挨打受气。不管吧,您又哭得这样伤心伤意的。我这人又禁不住人家说好话。这这这真叫我左右为难哪!得了,用不着我多唠叨了。小姐回您的信,您自己去看吧。

(张珙接信。)

张珙   (白)     怎么小姐有回信到来,待我一观。

(张珙拆信。)

红娘   (白)     是吓,你看过了,就死了这颗心吧。

(张珙兴奋读,起立,大笑。)

张珙   (白)     哎呀,红娘姐!

红娘   (白)     怎么啦?

张珙   (白)     红娘姐,竟有这样的喜事!

红娘   (白)     怎么,还有喜事?

张珙   (白)     早知小姐有书信到来,理合远迎。接待来迟,红娘姐请不要见罪。

红娘   (白)     怎么,你这是捣什么鬼呀?

张珙   (白)     不是捣鬼,红娘姐,你也替我欢喜欢喜吧。

红娘   (白)     替你欢喜什么呀?

张珙   (白)     红娘姐,小姐骂我的话都是假的。她信里的意思是说,哎呀,是说——

红娘   (白)     她信里说什么?

张珙   (白)     小姐信里约我今晚到花园相会。

红娘   (白)     相会做什么?

(张珙笑。)

张珙   (白)     红娘姐你说相会做什么啊,哈哈哈!

红娘   (白)     我不信,你念给我听听。

张珙   (白)     “待月西厢下”,是要我等待月儿上来;“迎风户半开”,她开开楼门等我;“拂墙花影动”,是要我跳过墙去;“疑是玉人来”,就是说我来了。

红娘   (白)     真是这样讲解的么?

张珙   (白)     不是这样讲解,还能有什么别样的讲解不成?

(红娘气。)

红娘   (白)     哼!瞧啊!我们小姐对红娘都耍起这样的花招来了。看她年纪不大,心眼儿倒挺多的。她那样正经八百地嘱咐我,说:“让那张生从今往后别再那样儿了,死了这颗心吧。”却原来是五言四句,叫他跳粉墙跟你鹊桥相会。瞧你跟人家够多亲热呀!却把我红娘当成外人。好嘛,倒要瞧瞧你这位离魂倩女,今晚怎样会你那掷果潘安吧!

张珙   (白)     红娘姐,只是小生是读书人。那花园墙高花密,小生怎生跳得过去啊?

红娘   (白)     怕什么?你们读书人怕墙高,将来怎么跳得了龙门?嫌花密怎么攀得了月中丹桂呀?快去吧,别害怕啦,人家都为你望穿了秋水,蹙损了春山哩。

张珙   (白)     这花园小生已经去过两趟了。

红娘   (白)     以前的那都不算,当初你们是隔墙酬和,这趟才是才子佳人花园相会呢,去吧。

(红娘下。)

张珙   (白)     只说姻缘无望,谁知却有一场欢喜。只是天色尚早,怎生等得月上西厢、墙摇花影?这正是:

     (念)     谁将三足乌,来向天上搁。安得后羿弓,射此一轮落!

(张珙边等看边盼日落,下。)

【第十场:赖简】

(红娘捧香盘上。)

红娘   (唱)     且托香盘供明月,

             看她倩女会王孙。

(红娘向内。)

红娘   (白)     小姐,时候儿不早了,烧香去吧。

(崔莺莺上。)

崔莺莺  (唱)     晚妆才把寒风峭,

             暮鼓初闻淡月明。

     (白)     走哇。

红娘   (白)     小姐,您看今晚月明风清,好一派景致啊。

     (唱)     嫩绿池圹藏睡鸭,

             淡黄杨柳带栖鸦。

             仔细着夜凉苔径滑,

     (白)     小姐,

     (唱)     绣鞋儿踩坏了牡丹芽。

     (白)     小姐,您站一会儿。那边角门儿开着,怕有人听咱们说话哩。

(红娘走到墙边。)

红娘   (白)     怎么他,他还没有来?

             嘘!

(张珙自暗中走出。)

张珙   (白)     红娘姐,小姐在哪里?

红娘   (白)     在太湖石边,张相公,我问你,真的小姐约你来的吗?

张珙   (白)     这还错得了。你就放心吧。

(张珙欲进花园门。)

红娘   (白)     您别走这儿,她会说是我放您进去的,您还是照她说的跳墙吧。

张珙   (白)     知道了。

(张珙上墙,红娘入门拴门。)

红娘   (白)     小姐,夜凉啦,我给你拿件衣裳去。

崔莺莺  (白)     我在此等你。你快快来吧。呀!

     (唱)     黄昏约定心不定,

             知否他心似我心?

(张珙跳下,走进崔莺莺。)

张珙   (白)     小姐!

(崔莺莺惊。)

崔莺莺  (白)     你是谁?

张珙   (白)     是小生我哇!

(崔莺莺踌躇。)

崔莺莺  (白)     红娘,有贼!

红娘   (白)     是谁?

张珙   (白)     是我呀。

红娘   (白)     啊,小姐,不要紧,是熟贼!

(红娘向张珙。)

红娘   (白)     张先生,你来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崔莺莺  (白)     红娘,把他扯到老夫人那里去!

红娘   (白)     扯到老夫人那里那还了得!让红娘我来代小姐处分他吧。

(红娘向张珙。)

红娘   (白)     张先生,您过来,跪下。

(张珙跪下。)

红娘   (白)     我说,张先生,您可知罪么?

张珙   (白)     小生不知罪。

红娘   (白)     你是一位读书君子,小姐每晚花园烧香,您也不是不知道,竟敢夤夜闯入花园,还说不知罪么?

张珙   (白)     这——

红娘   (白)     您既是秀才,就该寒窗苦读,于今夜闯花园,倘若扯到老夫人那里,将先生送到有司衙门,问您一个“非奸即盗”,革去功名,重责四十大板,请问您还有何面目去见江东父老呢?

张珙   (白)     这——

红娘   (白)     姑念你他乡作客,兵围普救之时,又曾救过我们一家子。

             小姐,如今看红娘薄面,就饶了他这一遭吧。

崔莺莺  (白)     若不看红娘之面,定然扯你到老夫人那里。起来!

红娘   (白)     还不谢谢小姐。

(张珙无奈。)

张珙   (白)     多谢小姐。

崔莺莺  (白)     先生虽有活命之恩,只是你我既为兄妹,何生此心?万一夫人知道,先生何以自安?今后再若如此,定不与足下甘休!

(崔莺莺下。)

张珙   (白)     哼,你自己叫我来的,于今又有这许多话说!

红娘   (白)     唷唷唷,您倒是怎么讲解的,张先生?快别提什么金人玉人的了,从今往后,准备着纸帐寒窗,再打十年光棍吧。

(红娘拴门下。)

张珙   (白)     小姐,你你你害苦了小生了。

(灯暗。)

【第十一场:寄方】

(崔夫人上。)

崔夫人  (唱)     待报德时难报德,

             不关心处也关心。

     (白)     早间长老差人来说,张生病重,也曾托长老请太医疗治。不知太医下的什么药,张生今日病体如何?

             红娘哪里!

(红娘上。)

红娘   (白)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崔夫人  (白)     快去西厢问那张哥哥病体如何?太医下的什么药?问好了,速来回话。

红娘   (白)     理会得。

(崔夫人下。红娘慨然独语。)

红娘   (白)     我们老夫人虽说是忘恩负义,听说张生病了,还叫长老去请太医,叫红娘去问问“张哥哥”的病体如何。比起来,我们小姐就狠心多了。人家说:“痴心女子负心汉”。我看她呀,简直倒了个个儿了。

(崔莺莺暗上。)

崔莺莺  (白)     唔。

红娘   (白)     啊呀,小姐。我没没有说什么,饶了我吧。

崔莺莺  (白)     红娘!我不见责于你。听说张生病重,这里有一个好药方儿,拿去给他吧。

红娘   (白)     怎么,您您您又有好药方儿了?我的娘嗯,您倒是饶了他吧。

崔莺莺  (白)     这个方儿一定有效。不要多说,拿去吧。

红娘   (白)     不不不,我不拿去。

崔莺莺  (白)     红娘,我的好姐姐,去吧,这当真是个好药方儿。

红娘   (白)     好,刚才老夫人要我去看张生,我给您捎带捎带,倒也使得。可是别再害他了!

(崔莺莺微笑一礼。)

崔莺莺  (白)     拜托了。

(崔莺莺下。)

红娘   (白)     咳,我们小姐就这么个没法儿捉摸的德行。你相信她吧,她真会把你骗得眼睛发白;你牙痒痒地恨她吧,她又那么有情有意的,叫你不能不爱她。瞧她说:“红娘,我的好姐姐,去吧,这当真是个好药方儿”。你听了好不去?话又说回来了,万一这方儿当真送了张生的性命,又怎么办?咳,他们一个愿意开药方儿,一个愿意服药她的药,我啊,就别想得太多了。小姐呀!

     (唱)     你害得他卧枕捶床不思茶饭,

             害得他腰如病沉鬓似愁潘。

             哪里有墙花弄影三冬暖,

             只一派冷语侵人六月寒。

             到死你也饶不了那位他乡作客的痴心汉,

             又叫我带着方儿把病探。

             死生祸福我也没法儿管,

             且到西厢走一番。

(红娘走圆场。琴童上。)

红娘   (白)     相公呢?

琴童   (白)     我们相公病啦。

红娘   (白)     你把他请出来,我跟他有话说。

(琴童扶张珙病上。)

张珙   (念)     异乡况得离愁病,妙药难医肠断人。

(张珙隐几而卧。红娘见张珙。)

红娘   (白)     张先生,您病体如何?老夫人叫我来看您来了。

张珙   (白)     哎呀,害煞我也!

红娘   (白)     哼,普天下害相思的,没见过您这样的傻货,才隔一天就病成这个样儿了!

张珙   (白)     小生昨晚回得房来,一气一个死,引发了旧病,眼见得不得活了。

     (唱)     我救人反被人害我,

             眼睁睁一命见阎罗。

红娘   (白)     张先生,年轻轻儿的,别这样要死要活的了。病好之后认真用功读书,挣一个前程万里。这样的干相思啊,就拉倒了吧。今天老夫人好容易惦记着您的病体,叫我来问候您,太医下的汤头吃得可对症不对症啊?

(张珙摇手。)

红娘   (白)     还有,我们小姐也托我给您带来一个特效的方儿,是不是真有效,我可不敢说,可是小姐她亲手给开的,用不用,您就自己斟酌吧。

张珙   (白)     药方在哪里?

红娘   (白)     在这儿哩。

(张珙接过药方读,大笑。)

张珙   (白)     哈哈哈,早知道小姐书信到来,就该远接。

红娘   (白)     天哪!怎么又要远接了。

张珙   (白)     哈哈哈哈!红娘姐,小生好喜也。

红娘   (白)     怎么,又不是什么药方儿,她说些什么呀?您念给我听听。

张珙   (白)     小姐说:

     (念)     “何事苦伤怀,摧残盖世才。当时完妾行,今日作君灾。

             酬德难依礼,新诗且当媒。今宵休咏赋,端的雨云来。”

红娘   (白)     哦,又是一首诗。

张珙   (白)     这首诗啊非前日可比,小姐她是一定要来的。只怕老夫人拘系得紧,如何是好?

红娘   (白)     只怕小姐不肯来,她若肯来,我看老夫人也是拘系不了的。那么,张相公您还要吃什么药吗?我还得到老夫人那里回话去。

张珙   (白)     小生的病已经好了,红娘姐。

     (唱)     不用卢医抓妙药,

红娘   (白)     张相公您放心吧!

     (唱)     定扶织女渡银河。

(幕下。)

【第十二场:拷红】

(崔夫人上,气。)

崔夫人  (念)     只为娇女事,操碎老人心。

     (白)     这几日见莺莺言语恍惚,神思加倍,腰肢体态,比往日大不相同。莫非做下不才之事?此事都在红娘身上。

             红娘哪里!

红娘   (内白)    来了。

(红娘上,望堂上。)

红娘   (白)     哎呀,老夫人今天变脸变色的,想必是小姐与张生之事发了。红娘啊红娘,这一顿粗棍儿怕是逃不了啦。

崔夫人  (白)     红娘还不滚出来!

红娘   (白)     来了来了。

(红娘见崔夫人。)

红娘   (白)     老夫人您叫我?有什么吩咐吗?

(崔夫人怒。)

崔夫人  (白)     跪下!

红娘   (白)     跪下?哦,是是。

(红娘跪下。)

崔夫人  (白)     红娘你知罪么?

红娘   (白)     不知罪呀。

崔夫人  (白)     唔,还敢强嘴!你每晚跟小姐到花园里去,深夜不归,可有此事?

红娘   (白)     哦,花园是去过的呀,可是每晚很早就回来了。

崔夫人  (白)     还敢强辩么?说了实话便罢,如若不然,定要打死你这小贱人!

(崔夫人打红娘。)

红娘   (白)     老夫人您别闪了手。

(红娘想,扶住竹板。)

红娘   (白)     听红娘我说。

崔夫人  (白)     你说!

红娘   (白)     老夫人哪!

     (唱)     那一夜俺小姐停下了针绣,

             主仆们对银灯闲话在楼头。

             她说起:“张哥哥骨如柴瘦,

             可怜他异乡作客多病多愁。

             咱何不背着夫人——”

崔夫人  (白)     背着我怎么样?

红娘   (唱)     “前去问候?”

崔夫人  (白)     你们见着那张生无有?

红娘   (唱)     那张生见小姐才把眼泪来收。

             他说道——

崔夫人  (白)     他说些什么?

红娘   (唱)     他说道:“老夫人你不顾信守,

             忘却了解围事将恩作仇。

             东阁内饮下了悔婚闷酒,

             眼见得病奄奄一命难留。”

             俺小姐劝张生:“不要难受,

             少年人要图个万里封侯。”

             张生说他不羡金印如斗,

             他宁愿作鸳鸯绿水同浮。

             他二人直谈到初更时候,

             那张生还说个无了无休。

             他对我说:“红娘,你且先回——”

崔夫人  (白)     小姐呢?

红娘   (唱)     “她权时落后,”

崔夫人  (白)     你小姐是个女孩儿家,怎么能让她落后呢?

红娘   (白)     可说得是吓。

     (唱)     怎奈她也不愿回转高楼。

             我只说小姐她会神针法灸,

             却原来他们结下了燕侣鸾俦。

崔夫人  (白)     后来呢?

红娘   (白)     后来么,夫人哪!

     (唱)     他二人一月来双飞双宿,

             不识忧不识愁两意相投。

崔夫人  (白)     竟有此事,气煞我也!

红娘   (唱)     夫人你得好休,便好休,

             这其间何必苦追求?

             彩凤求凰自古有,

             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崔夫人  (白)     都是你这小贱人之过,着打!

(崔夫人打红娘。)

红娘   (白)     此事非张生、小姐、红娘之过。

崔夫人  (白)     是谁之过呢?

红娘   (白)     乃是夫人的不是。

崔夫人  (白)     这小贱人竟敢扯上我来了,怎么倒是我的不是呢?

红娘   (白)     夫人,信者人之根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当日兵围普救之时,夫人亲许:“退得贼兵者以莺莺相许。”张生若非慕小姐容貌,岂肯进退军之策?后来兵退身安,夫人一旦悔却前言,叫他们兄妹相称,这不是失信是什么?既然不允张生亲事,就该重谢张生,叫他远离此处。却不该又把张生留在书房,使怨女旷夫早晚间互相窥视,才有今日之事。老夫人若是声张起来,一来辱没老相国的家声;二来张生施恩于人,反受奇辱,天下都将为张生不平。再说此事告到当官,夫人也有个治家不严之罪。再若知道夫人忘恩负义,负信于人,纵然治得张生之罪,也有损夫人贤德之名,请夫人三思。

崔夫人  (白)     唔,依你之见呢?

红娘   (白)     依红娘之见,小姐与张生正是天生一对,不如恕其小过,成就他们百年之好。

(崔夫人怒。)

崔夫人  (白)     你说什么?

红娘   (白)     夫人哪!

     (唱)     那张生擅才华文章魁首,

             俺小姐美姿容仕女班头。

             那张生诸子百家皆通透,

             俺小姐绣凤描鸾第一流。

             得罢手时须罢手,

             大恩人怎好做冤家对头?

             经官府免不得出乖弄丑,

             还不如来一个顺水推舟。

崔夫人  (白)     这小贱人说的也是。我不该养下这个不肖之女,待经官吧,又怕玷辱家门。

红娘   (白)     可说得是啊。

崔夫人  (白)     多口!

             罢罢,就与了这禽兽吧。

             红娘,叫那贱人来。

红娘   (白)     有请小姐!

(崔莺莺上。)

崔莺莺  (白)     红娘怎么样了?

红娘   (白)     老夫人的棍子滴溜溜地在我身上转,被我说过去了。于今老夫人请您过去。

崔莺莺  (白)     羞人答答的,怎好见我母亲?

红娘   (白)     唷,小姐,您又来了。娘跟前有什么臊的?过去吧!

(崔莺莺入。)

崔莺莺  (白)     母亲哪!

(崔莺莺哭。)

崔夫人  (白)     莺莺我儿!

(崔夫人、崔莺莺同抱哭,红娘哭。)

崔夫人  (白)     我儿被人欺负,做下这等之事,都是为娘的业障,待怨谁来?经官吧,又怕辱没了你父亲名字……

崔莺莺  (哭)     喂呀!

(崔夫人扶住崔莺莺。)

崔夫人  (白)     咳,红娘,你去书房唤那禽兽来!

红娘   (白)     是。

             有请张相公。

(张珙急上。)

张珙   (白)     红娘姐,唤小生何事?

红娘   (白)     还“何事”咧!你们的事发了。小姐先招了。你过去。

张珙   (白)     是谁告诉老夫人的?

红娘   (白)     是红娘出首的。别假小心了,老着脸,快过去吧!

(张珙见崔夫人。)

张珙   (白)     见过夫人。

崔夫人  (白)     好个张秀才,做下这等非礼之事,本当把你送到官府治罪,只是辱没了我的家门。没奈何将莺莺配你为妻。

(张珙急跪。)

张珙   (白)     多谢岳母。

崔夫人  (白)     且慢!崔家三辈不招白衣女婿。你明日便得上京应试,皇榜高中,前来迎娶;倘不得官,休来见我!

(张珙跪拜。)

张珙   (白)     是是。但凭岳母。

崔夫人  (白)     红娘,你去吩咐收拾行装,安排酒宴,明日送张生到十里长亭饯行去者。这正是:

     (唱)     寄语西堤河畔柳,

             安排青眼送行人。

(崔夫人向崔莺莺。)

崔夫人  (白)     儿啊,随为娘来呀。

(崔夫人领崔莺莺同下。)

红娘   (白)     张先生,你总算做定了我们姑老爷了,什么时候吃你的谢媒酒啊?

(红娘笑下。)

张珙   (白)     咳!

     (念)     只道同心侣,终偕白首盟。一波刚落下,又是一波生!

(张珙摇头,下。琴童、张珙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三场:哭宴】

(崔夫人、崔莺莺同上,红娘随上。)

崔莺莺  (反二黄散板)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

     (回龙)    北雁南翔,问晓来谁染得霜林绛?总是离人泪千行。

     (反二黄原板) 成就迟分别早叫人惆怅,

             系不住骏马儿空有这柳丝长。

             七星车与我把马儿赶上,

             那疏林也与我挂住了斜阳。

             好叫我与张郎把知心话讲,

             远望那十里亭痛断人肠!

(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下车。张珙旅装迎上,拜见崔夫人。)

崔夫人  (白)     张生,你近前来,自家骨肉,无须回避。

             儿啊,你来见过。

(张珙与崔莺莺相见。崔夫人邀张珙入席。)

崔夫人  (白)     张生这边坐,老身这边坐,孩儿这边坐。

             红娘,斟酒来。

红娘   (白)     是。

(红娘斟酒。)

崔夫人  (白)     张生!

     (唱)     俺崔家择婿要门当户对,

             三辈的姑爷都擢高魁。

             我既把娇儿将你配,

             还望要夺个状元回。

张珙   (白)     老岳母!

     (唱)     古道长亭骏马催,

             怎敢劳岳母举金杯?

             虽然是天涯落拓张君瑞,

             时来平地起风雷。

崔夫人  (白)     红娘斟酒,你夫妻分别了吧。

崔莺莺  (二黄原板)  斟美酒不由我离情百倍,

             恨不得与张郎举案齐眉。

     (白)     张郎啊,

     (二黄原板)  学梁鸿与孟光夫高妻贵,

             又何必到长安去候春闱?

             作一对并头莲朝夕相对,

             不强似状元及第衣锦荣归!

张珙   (二黄原板)  岂不想与贤妻朝夕相对,

             怎奈是棒打鸳鸯两处飞。

崔夫人  (白)     唔,此番上京应试,必须夺个状元回来,不要辱没了我的孩儿。

张珙   (白)     岳母但放宽心,小婿蟾宫折桂就来迎娶。

崔夫人  (白)     但愿如此。

             家院,套起车儿,我们回去了吧。

             张生,天色不早,速速登程。

张珙   (白)     是。

(崔夫人下。崔莺莺见崔夫人下,向张珙。)

崔莺莺  (白)     郎君此去,不管得官不得官,必须及早回来。

张珙   (白)     记下了。

崔莺莺  (白)     张郎啊!

     (二黄原板)  人生最苦生别离,

             未曾登程先问归期。

张珙   (白)     娘子!

     (二黄原板)  低下头,心如醉,

             眼泪汪汪不敢垂。

             青云有路终须到,

             金榜无名誓不归。

崔莺莺  (白)     张郎啊!

     (二黄原板)  你休忧文齐福不齐,

             我则怕你停妻再娶妻。

             我这里青鸾有信频频寄,

             你休要金榜无名誓不归。

张珙   (白)     娘子放心。此去定夺宝马、宫花,迎接娘子。

             琴童,早行一程儿,寻个宿处。

             娘子保重了。

(琴童拉马上,张珙欲上马。)

崔莺莺  (白)     张郎啊!

(张珙急回。)

崔莺莺  (二黄散板)  伯劳东去燕西飞,

             鞍马秋风好护持。

             一路上荒村雨露宜眠早,

             野店风霜你要起迟。

张珙   (白)     娘子放心,这正是泪随流水急,愁逐野云飞。娘子保重了。

(张珙一揖,骑马下。)

崔莺莺  (白)     张郎!夫!

红娘   (白)     张相公去远了,到林子后面去了,山那边去了。咳,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楚了。

崔莺莺  (二黄散板)  一鞭残照人离去,

             万种相思诉与谁?

红娘   (白)     小姐,回去了吧。

崔莺莺  (哭)     喂呀。

(崔莺莺掩泪扶红娘同下。)

【第十四场:逐婿】

(崔夫人上。)

崔夫人  (念)     三场下第怜张珙,千里求婚待郑恒。

     (白)     红娘哪里?

(红娘上。)

红娘   (白)     红娘在,老夫人有何吩咐?

崔夫人  (白)     小姐近来做些什么活计?

红娘   (白)     小姐近来抑郁多病,描鸾绣凤也是有一针没一针的了。

崔夫人  (白)     那张生可有书信与你小姐?

红娘   (白)     有过一次信,好久没有来了。

崔夫人  (白)     去告诉小姐说,要她死了这颗心吧。她的表兄就要来了。

红娘   (白)     这——小姐一心等着张相公回来,怎么又提起表少爷呢?

崔夫人  (白)     那张相公是不回来的了。

红娘   (白)     怎么见得?

崔夫人  (白)     长老买登科录看了,并无张珙的名字,只怕他无面目回来了。

红娘   (白)     可是小姐说,她嫁的是张珙,不是什么状元、榜眼的。

崔夫人  (白)     我崔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不中状元就作不了崔家的姑爷了。

红娘   (白)     可是表少爷也不是状元啊。

崔夫人  (白)     表少爷虽不是状元,但郑家门第高华,就不辱没俺崔家了。

红娘   (白)     有道是“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以门第取人,只怕有欠公道。

崔夫人  (白)     唔,多嘴!还不下去。

红娘   (白)     是。

(崔忠急上。)

崔忠   (白)     启老夫人:姑爷回来了。

崔夫人  (白)     哪个姑爷?

崔忠   (白)     就是张珙张姑爷。

崔夫人  (白)     他是怎样光景?

崔忠   (白)     鞍马劳顿,满面风尘,光景不好。

崔夫人  (白)     说我不见。

崔忠   (白)     这——

(崔忠欲出。)

崔夫人  (白)     回来,就说有请。

崔忠   (白)     这便才是。

             有请张姑爷。

(张珙旅装上。红娘转回,注视。)

张珙   (白)     岳母在上,小婿参拜。

(张珙跪拜。崔夫人急扶起。)

崔夫人  (白)     唷,状元公远道回来,老身得信太迟,未曾远迎,状元公不会见罪吧。

             来呀,快给状元公看座。

张珙   (白)     小婿惶恐,此次入京应试,诗文颇堪自信,不想抡才大权,操在少数权贵之手,以致落第而归。

崔夫人  (白)     怎么你落第而归了?

张珙   (白)     正是。

崔夫人  (白)     当日长亭话别之时,我是怎样对你说的?“不得官休来见我”,是这样说过的么?

张珙   (白)     说过的。

崔夫人  (白)     却又来!你既然落第而归,连个榜眼、探花也不曾中得,有何面目前来见我?

张珙   (白)     临别之时小姐也曾说过:得官不得官,及早回来。于今只求见小姐一面,小婿死也甘心。

崔夫人  (白)     你既不得官,见她何益?

红娘   (白)     待我禀知小姐。

(红娘下。)

张珙   (白)     岳母啊!

     (唱)     临别时贤小姐叮咛于我:

             “有官无官要早渡黄河。”

             夫妻们见一面有何不可?

             望岳母开鸿恩寿多福多。

崔夫人  (白)     谁是你的岳母!

     (唱)     不得官,休见我,

             我已将小女另结丝罗。

张珙   (白)     怎么岳母已将令嫒另配高门了么?

崔夫人  (白)     正是。

张珙   (白)     但不知小姐她是何主见?

崔夫人  (白)     小女已听从老身言语,只待我侄儿郑恒一到,就偕花烛。

张珙   (白)     小生但求见小姐一面,一言为决。

崔夫人  (白)     小女多病,不能相见。先生鹏程万里,何必纠缠一女!犹恐远来不易,备得有白银五十两,以助旅途之需。

             家院,薄礼呈上。

(崔忠献银。)

张珙   (白)     张珙清寒,还不致饿死。厚礼请夫人收回,致意令嫒,善葆玉体……告辞了!

(张珙怒下。)

崔夫人  (白)     哈哈哈,倒也走得爽快。

             家院,准备悬灯结彩,收拾洞房,只等表少爷一到,就与小姐成亲。

崔忠   (白)     老夫人,这?

崔夫人  (白)     不要多言,速速去办。

(崔夫人下。崔忠下。)

【第十五场:抗命】

(红娘上。)

红娘   (唱)     老夫人,心肠狠,

             把一个姑爷赶出门。

             兰闺哭坏多情女,

             来看长安下第人。

(红娘进西厢。)

红娘   (白)     姑爷,姑爷。

(法聪上。)

法聪   (白)     红娘,你找谁啊?

红娘   (白)     找我们张姑爷。

法聪   (白)     你说张相公吗?他刚走。

红娘   (白)     怎么他走了?

法聪   (白)     师父把他给逼走的。

红娘   (白)     长老好狠的心哪!

法聪   (白)     咳,那还不是你们老夫人的意思。还走得不远,刚才还看他在这儿写诗来着,瞧。

(法聪指案上。)

法聪   (白)     墨迹还没干哩。

红娘   (白)     您知他往哪里去了?

法聪   (白)     谁知道!不过他既要渡河回家,今晚准住在草桥店。咳,我倒是可怜张相公的,一位挺有才学的人,没中到状元连媳妇儿也给丢了,咳,这年月!阿弥陀佛!

(法聪下。红娘急向内。)

红娘   (白)     有请小姐。

(崔莺莺上。)

崔莺莺  (白)     你姑爷呢?

红娘   (白)     姑爷他走了。

崔莺莺  (白)     怎么他、他、他走了?

红娘   (白)     长老给逼走的。还走得不远,留下一首诗,墨迹还没干哩。

崔莺莺  (白)     待我看来。

(崔莺莺急转入室内,从桌上取诗。)

崔莺莺  (念)     “燕归空有恨,花落不成春。从此兰闺客,应忘肠断人。

     (白)     张珙留”。哎呀!

(崔莺莺晕,红娘急扶。)

红娘   (白)     小姐,小姐。

崔莺莺  (唱)     读罢留诗痛断肠,

             不由血泪湿衣裳。

             人去楼空余惆怅,

             拚将一死报张郎。

     (白)     待我碰死了吧。

(红娘扶住。)

红娘   (白)     小姐,干吗呀?只要您有必死之心,咱们就能冲破这个罗网,远走高飞。

崔莺莺  (白)     怎么,远走高飞么?

红娘   (白)     正是。

崔莺莺  (白)     我非不想远走高飞,怎奈爹爹死后,老母带领孤女幼子,扶爹爹遗榇寄寓蒲州,道途阻梗,还不知归乡何日。于今我若私逃,老母必然伤感恼怒,万一有个好歹,莺莺不孝之罪通于天了。

     (唱)     他乡寄寓一年整,

             旅榇何时返博陵?

             高飞远走非不省,

             怕只怕伤了老母的心。

红娘   (白)     小姐!

     (唱)     老夫人前门逐张生,

             结彩悬灯待郑恒。

             岂不知小姐心不忍,

             这节孝两全万不能!

崔莺莺  (白)     红娘一言来提醒,

             倒叫莺莺无计行。

     (白)     红娘啊,我自幼不曾出闺门一步,叫我往哪里走哇?

红娘   (白)     找到了张姑爷就知道了。老院公是向着咱们的,就请他雇两匹坐骑,咱们走了吧。

崔莺莺  (白)     也不知张郎如今他在哪里?

(红娘低声。)

红娘   (白)     刚才问过法聪,说八成今晚住在草桥店。

崔莺莺  (白)     倘若有人追到这里,如何是好?

红娘   (白)     我们连夜赶到蒲关白马将军那里求他相助,料然无事。

崔莺莺  (白)     话虽如此,老母深恩,叫我怎生割舍?红娘啊!

     (唱)     但愿得老母回心意,

             许我夫妻永不离。

(崔夫人、仆妇同上,崔夫人怒视崔莺莺。)

崔夫人  (白)     你你你果然在此!好个不出闺门的千金小姐,你又到西厢看你那下第的书生么?

崔莺莺  (白)     母亲哪!女儿奉母亲之命匹配张郎。闻得张郎回来,女儿来见夫主。不想他被长老逼走,留诗一首情词哀切,女儿痛不欲生。所幸张郎走得不远,母亲疼爱女儿,望求将张郎追回,夫妻重聚,女儿有生之日,感母亲罔极之恩,母亲,娘啊!您您您依了女儿吧。

崔夫人  (白)     为娘也曾说过,张生若不得官,不许见我。如今他自不长进,不第归来,就与我家一刀两断了。

崔莺莺  (白)     有道是文场胜败如同战场,张郎才高学赡,正在青年。今科虽然下第,安知下科不擢高魁?

(崔夫人冷笑。)

崔夫人  (白)     下科?哈哈哈哈……为娘已把我儿终身许配你那表兄郑恒,张珙之事,再休提起!

崔莺莺  (白)     只是女儿既已身事张郎,母亲也休提表兄之事!

崔夫人  (白)     崔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你敢违抗母命么?

崔莺莺  (西皮二六板) 孩儿怎敢违母命?

     (西皮流水板) 旧事桩桩记得清:

             东阁娘把名分定,

             同送张郎十里亭。

             做夫妻恩爱是根本,

             何用区区蜗角名?

             娘吓,你说过崔家无有再婚女,

             却为何逼我嫁郑恒?

崔夫人  (白)     我儿好一张利嘴。

             红娘,快把你小姐拉回绣楼!

(仆妇强拉崔莺莺同下,红娘随下。崔夫人下。)

【第十六场:并骑】

(琴童、张珙同上。)

张珙   (西皮导板)  望蒲东萧寺暮云低,

     (西皮原板)  往事思来好惨凄。

             骏马不嘶人不语,

             行来不觉草桥西。

琴童   (白)     相公,到了草桥店了。

张珙   (白)     前去打店。

琴童   (白)     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   (白)     客官,来投店的吗?快快请进。

张珙   (白)     将马接过,多加草料。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有。随我来。

(店家引张珙入座。)

店家   (白)     用些什么?

张珙   (白)     饭已用过。明灯一盏,安排衾枕,俺要早早安眠。

店家   (白)     是。

(店家取灯、铺卧具,下。)

琴童   (白)     我也累了,相公早点儿睡吧。明天一早还得过河。

(琴童困倦。)

琴童   (白)     真是早点回去吧,出来一年多了,怪想家的了。

张珙   (白)     只是不见小姐一面,叫我怎好回去?

琴童   (白)     是啊,红娘也不来送个信。不过,您也别气坏了身子,早点儿睡吧。我真困了。

张珙   (白)     你睡吧,我就睡了。

(琴童睡。起初更鼓。张珙长叹。)

张珙   (唱)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尽,

             张君瑞凄凉对孤灯。

             先说是鳌头我占定,

             宝马宫花转蒲城。

             谁知权贵操大柄,

             依然是飘零四海一书生。

             老岳母嫌贫不相认,

             苦逼莺莺嫁郑恒。

             张君瑞孤零何足论?

             怕只怕兰闺深处哭坏了莺莺。

             回西洛,心不忍,

             再回普救又难见佳人!

             想到此不由我心悲愤,

             何日里相逢叙衷情?

(张珙睡。崔莺莺上,找张珙,张珙惊喜相迎。崔莺莺具道相思之苦,因约偕逃。崔莺莺、张珙相携上路,崔夫人上,拦阻,逼崔莺莺回,崔莺莺反抗无效,崔夫人拥崔莺莺同下。张珙惊叫。)

张珙   (白)     娘子!娘子!

(琴童醒,急扶张珙。)

琴童   (白)     相公,您怎么了?

(张珙醒。)

张珙   (白)     原来是南柯一梦。这正是:

     (念)     无端喜鹊高枝上,一枕鸳鸯梦不成。

琴童   (白)     您怎么叫起“娘子”来了?

张珙   (白)     适才梦见小姐,又被老夫人逼走,惊的我一身冷汗。犹恐小姐有意外之事,琴童速速算清账目,回转浦东。

琴童   (白)     是哪。

(马铃响。琴童出外看。)

琴童   (白)     相公,您哪是做梦啊!瞧,小姐和红娘不真的来了?

张珙   (白)     竟有此事?

(张珙出外看。红娘、崔莺莺旅装骑马同上。张珙走出迎崔莺莺,相抱。)

张珙   (白)     哎呀,娘子来了。

     (西皮散板)  长安下第人憔悴,

             难得贤妻草桥来。

崔莺莺  (西皮散板)  蜗角虚名何足贵?

             与郎君布衣粗食也畅心怀。

     (白)     张郎,如今情势紧迫,你我早上阳关。

张珙   (白)     琴童带马,连夜赶到蒲关。

琴童   (白)     马已鞴好,您请上马吧。

张珙   (白)     你我夫妻快马加鞭!

     (西皮散板)  夫妻双双把马上,

崔莺莺  (西皮散板)  碧蹄踏破板桥霜。

张珙   (西皮散板)  你看那残月犹然依北斗,

崔莺莺  (白)     张郎啊!

     (西皮散板)  可记得双星当日照西厢?

(众人同下。)
(完)                    [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