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翡翠绿莲

美丽魅力的绿微翡翠,欢迎亲爱的朋友,欢迎您进入住我博客家园

 
 
 

日志

 
 

西厢记(上)  

2017-01-01 20:13:51|  分类: 梨园戏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弦之音《西厢记(上)》
西厢记(上)
主要角色
崔莺莺:旦
张珙:小生
红娘:旦
崔夫人:老旦
惠明:净

《西厢记》张君秋饰崔莺莺、杜近芳饰红娘
《西厢记》张君秋饰崔莺莺、杜近芳饰红娘
情节
洛阳张珙赴试,路经蒲东,入居古刹普救寺,遇故相崔珏之女崔莺莺,一见钟情,向崔婢红娘询问,遭其呵斥。驻军孙飞虎兵变,围寺索崔莺莺,崔夫人许能退兵者以崔莺莺婚之,张珙使僧惠明遗书友人白马将军杜确,引兵解围。崔夫人悔约,改为兄妹相称,张珙求计于红娘,红娘使赋诗写意。张珙跳墙夜见崔莺莺,崔莺莺责之。张珙忧愤致病,红娘忽引崔莺莺至,订情;为崔夫人所知,责挞红娘,红娘反诘其失信,崔夫人不得已,乃约张珙中试后成婚。张珙落第归来,崔夫人拒婚,崔莺莺出奔,与张珙相会于草桥店,夫妻出奔。

注释
1958年冬田汉就王实甫《西厢记》重加编写,以崔莺莺、张珙、红娘三人为主。后半增入长亭送别,及张珙落第归来,崔夫人拒婚,崔莺莺出奔,草桥惊梦,出奔等情节。同年由中国京剧院及北京京剧团联合首演于北京,张君秋饰崔莺莺、叶盛兰饰张珙、杜近芳饰红娘、李金泉饰崔夫人、娄振奎饰惠明。唱腔上有革新。

根据《田汉全集》第九卷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渡河】

(琴童挑书箱、琴、剑上。)

张珙   (内西皮导板) 扬鞭纵辔长安往,

(琴童放下担子揩汗。)

琴童   (白)     可把我给跑坏了。

             相公,别那么东瞧瞧、西望望的了,快到这儿来吧!

张珙   (内白)    来了。

(张珙上。)

张珙   (唱)     春愁压得马蹄忙。

             风云未遂平生望,

             书剑飘零走四方。

             行来不觉黄河上,

     (白)     琴童,快去叫船。

琴童   (白)     相公,您不是上长安应考去的么?就该朝潼关那边走哇,怎么又要叫船呢?

张珙   (白)     应试还早,先到河中去访问我那旧友杜确。

琴童   (白)     啊,您要想去瞧瞧那位白马将军?

张珙   (白)     正是。

琴童   (白)     那敢情好。您等会儿,我叫船去。

(琴童下。)

张珙   (白)     好,快去。

(张珙望河上风光,喜形于色。)

张珙   (白)     呀!

     (唱)     怎不喜坏少年郎!

             拍长空,雪卷千堆浪,

             归舟几点露帆樯。

             真乃是黄河之水从天降,

             你看它隘幽燕、分秦晋、带齐梁。

             浩然之气从何养?

             尽收这江淮河汉入文章。

(琴童引艄子同上。)

琴童   (白)     相公,船叫好了。

张珙   (唱)     琴童牵马把船来上,

(琴童拉马上船,马嘶。张珙上船,船歪。)

艄子   (白)     相公您坐好哇!

(琴童急扶张珙。)

琴童   (白)     相公,别怕。

(张珙微笑。)

张珙   (白)     不要紧哪。

     (唱)     艰难险阻只寻常。

(艄子摇船,张珙、琴童、艄子同下。)

【第二场:教弟】

(崔夫人上。)

崔夫人  (念)     相国京师禄命终,一家扶榇梵王宫。何日博陵归旧冢?可怜泪洒杜鹃红。

(崔忠上。)

崔忠   (白)     与老夫人叩头。

崔夫人  (白)     崔忠回来了?

崔忠   (白)     回来了。

崔夫人  (白)     命你打听还乡道路,怎么样了?

崔忠   (白)     小人打听得浑瑊老元戎死后,监军太监丁文雅不知军事,擅作威福,官兵怨望,不遵纪律。此去博陵风险甚多,还是走不得。

崔夫人  (白)     哎呀,一家大小,陷在此处,怎生是了哇!

崔忠   (白)     且喜长老是先相国剃度的和尚,住在这里如同家里一般,老夫人也不要难过了。

崔夫人  (白)     事到于今,只得如此。去对长老说,香期将近,不许闲杂人等擅闯西厢。

崔忠   (白)     那是自然。

(崔忠下。)

崔夫人  (白)     红娘哪里?

(红娘上。)

红娘   (念)     伴绣飞针巧,嬉春扑蝶勤。

(红娘入内一礼。)

红娘   (白)     老夫人,唤红娘何事?

崔夫人  (白)     红娘,你小姐呢?

红娘   (白)     小姐正在教欢郎读书呢。

崔夫人  (白)     也难得她殷勤课弟,去请你小姐来。

红娘   (白)     是。

             有请小姐。

(崔莺莺上,崔欢郎捧书随上,红娘急去扶崔莺莺。)

崔莺莺  (西皮摇板)  乱愁多怎禁得水流花放,

             闲将这《木兰词》教与欢郎。

崔欢郎  (白)     姐姐,那木兰姑娘她愁的什么呀?

崔莺莺  (白)     弟弟啊。

     (西皮摇板)  那木兰当户织停梭惆怅,

             也只为居乱世身是红妆。

(崔莺莺见崔夫人。)

崔莺莺  (白)     参见母亲。

崔夫人  (白)     儿哪,你刺绣之余,教欢郎读书,十分难得。只是近来常见你愁眉双锁,不要闷坏了身子。已经去信京师,唤你那表兄郑恒前来,一同扶柩还乡。你看如何?

崔莺莺  (白)     女儿深闺愁叹,却不为婚姻之事。

崔夫人  (白)     女孩儿家不为婚姻,却为的什么?

红娘   (白)     是啊,表少爷一来,包管你那愁哇,就跟冰雪见了太阳似的,一下子都给化了。

崔莺莺  (白)     咳,纨绔之辈能解的什么愁啊?

     (西皮流水板) 满目烽烟迷关塞,

             扭乾坤要等待天下英才。

             我表兄他本是纨绔之辈,

             可叹我女儿家有口难开。

(崔莺莺拭泪。)

崔夫人  (白)     儿吓,闻得崔忠教你骑马,内外不分岂是我家规矩?以后不可如此。

             红娘,陪你小姐花园散闷去吧。

红娘   (白)     好,可是花园那些芍药、海棠什么的,小姐都瞧腻了。我陪小姐到大佛宝殿去玩玩去,老夫人,您看行吗?

崔夫人  (白)     唔,等殿上无人,去去不妨。

(崔夫人、崔欢郎同下。)

红娘   (白)     好,小姐,咱们走吧。

(崔莺莺、红娘同出门。)

崔莺莺  (白)     走哇。

     (西皮摇板)  锁深闺每日里蛾眉蹙损,

             鸣不高飞不远枉字莺莺。

             小红娘搀扶我大佛殿进,

(崔莺莺向佛合掌。)

崔莺莺  (白)     如来呀!

     (西皮摇板)  问如来你叫我怎度芳春?

(法本引张珙同上,到佛殿。法本见崔莺莺、红娘,急回步,张珙停住。红娘欢跃到佛前,回去扶崔莺莺。)

红娘   (白)     小姐,瞧您多像菩萨跟前那位龙女啊。就可惜少一位善财。

崔莺莺  (白)     啐!

     (西皮摇板)  已经是锁重门百无聊赖,

             谁还愿捧杨枝同傍莲台?

张珙   (白)     妙啊!

(崔莺莺惊望张珙,急对红娘。)

崔莺莺  (白)     红娘!回去了吧。

(红娘发觉张珙。)

红娘   (白)     是,是,回去吧。

崔莺莺  (西皮摇板)  步匆匆走出了大佛殿外,

             看飞花一阵阵乱落苍苔。

红娘   (白)     是啊,花都落得快完了,真可惜呵。

(崔莺莺大方地望张珙一眼,扶红娘同下。)

张珙   (白)     呀!

     (唱)     无限春愁横翠黛,

             一脉娇羞上粉腮。

             行一步似垂柳风前摆,

             说话儿莺声从花外来。

             似这等俏佳人世间难再,

             真愿学龙女善财同傍莲台。

法本   (白)     先生休要胡说,此乃崔相国小姐莺莺和她的侍女红娘在此。

张珙   (白)     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

     (唱)     庸脂俗粉多如海,

             好一朵幽兰在空谷开。

             俺张珙今日把相思害,

     (白)     是了。

     (唱)     且与长老说开怀。

     (白)     啊,老禅师,小生瞻仰宝刹,承蒙接待,备有薄礼,望乞笑纳。

法本   (白)     张相公,客中如此多礼,必有所命。

张珙   (白)     小生现住桃花店,旅邸繁杂,正欲在宝刹借屋一间,藉温经史。

法本   (白)     这有何难?本寺房屋甚多,任凭拣选。

(张红望西厢。)

张珙   (白)     就是这西厢如何?这里窗明几净,花木扶疏,正是读书之处。

法本   (白)     只是崔相国内眷就在后院,恐有不便。

张珙   (白)     粉墙高隔,内外不通,有何妨碍?

法本   (白)     也说得是。

             法聪,就叫人到桃花店把张相公行李取来。

法聪   (白)     是。

             张相公走吧。

张珙   (白)     就叫琴童跟去。

琴童   (白)     是。

(法聪、琴童同下。红娘上。)

红娘   (念)     奉了夫人命,梵院见高僧。

(红娘见法本。)

红娘   (白)     长老万福。

法本   (白)     红娘何事?

红娘   (白)     老夫人命红娘来问长老:什么日子给老相国做好事?

法本   (白)     回去对老夫人说:二月十五日是个好日子,就请夫人、小姐,佛殿拈香。

(张珙拭泪。)

法本   (白)     张相公为何落泪?

张珙   (白)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俺张珙湖海飘零,父母下世两载有余,不曾超度,怎生带得一分斋,追荐俺父母才好。

法本   (白)     孝亲之心,人皆有之。老夫人得知,料无大碍,就与张相公带一份斋,请张相公与红娘姐方丈待茶。

红娘   (白)     谢谢您。我得赶回去跟老夫人回话去。

法本   (白)     如此张相公来呀。

(法本下。张珙停步,转身与红娘一礼。)

张珙   (白)     小娘子莫非是莺莺小姐的侍婢红娘么?

红娘   (白)     我便是,何劳动问?

张珙   (白)     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乃西洛人氏。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尚未娶妻啊。

(红娘意外。)

红娘   (白)     唷,红娘一不算命,二不保媒,谁问相公您的贵庚来着?

张珙   (白)     请问小娘子,那莺莺小姐可常常出来么?

红娘   (白)     我们小姐出不出来,何得轻问?

     (唱)     老夫人治家多严谨,

             非召唤谁敢辄入中门!

             你既读圣贤书应知分寸,

             岂不闻男女间授受不亲。

             幸而是红娘我不来责问,

             老夫人知道了其罪非轻!

(红娘笑。)

红娘   (白)     哪来这傻秀才!

(张珙望红娘下,失望。)

张珙   (白)     唉,这相思害煞人也!

(张珙下。)

【第三场:酬韵】

(崔莺莺、红娘同上。)

崔莺莺  (白)     红娘带路。

     (西皮原板)  凄凉萧寺春将晚,

             罗袂轻飘月影寒。

             红儿扶我芳径转,

             宝香三瓣祝平安。

(红娘捧香。)

红娘   (白)     一炷香——

崔莺莺  (西皮原板)  一炷香,愿亡故的爹爹早升天界,

红娘   (白)     二柱香——

崔莺莺  (西皮原板)  二炷香,愿老母康宁永无灾。

红娘   (白)     三炷香——

崔莺莺  (西皮原板)  三炷香——三炷香——

红娘   (白)     小姐,为什么您每到第三炷香就不说了呢?让红娘代您说了吧。

     (西皮原板)  三炷香愿姐夫与姐姐天生一对,人物又风流,性情又和蔼,他还是个盖世的英才。

崔莺莺  (白)     啐!

     (西皮散板)  焚罢了宝香深深拜,

(崔莺莺起,望明月。)

崔莺莺  (西皮散板)  月儿哟!

             女儿家心热口难开。

             兰闺虚度十八载,

             辜负团圆玉镜台。

(张珙暗上。)

张珙   (念)     月色溶溶夜,花荫寂寂春。如何临皓魂,不见月中人?

崔莺莺  (白)     呀,红娘,哪个在吟诗啊?

红娘   (白)     小姐,听这声音,八成就是我刚才跟您提的那“年方二十三岁、不曾娶妻”的傻秀才。他真是叫人又好气又好笑,竟敢问小姐是不是常常出来?我说:“我们小姐出不出来,何关尊驾您的事?”要不是我说要告诉老夫人去,还不知他会说出些什么怪话儿来哩。

崔莺莺  (白)     你告诉了老夫人无有?

红娘   (白)     没有,我是吓唬吓唬他的。

崔莺莺  (白)     不要告诉老夫人了,这秀才吟的诗句极有才情,待我依韵和他一首,你看如何?

红娘   (白)     对,咱们给他打回去。

(崔莺莺向墙外。)

崔莺莺  (念)     兰闺深寂寞,无计度芳春。料得高吟者,应怜长叹人。

(张珙喜极。)

张珙   (白)     应酬得好快呀!

     (唱)     语句清新音律准,

             小名儿真不枉唤作莺莺。

             倒不如进花园把佳人亲近——

红娘   (白)     小姐,回去了吧,犹恐老夫人怪罪。

崔莺莺  (白)     撤去香案,搀扶者。

(崔莺莺、红娘同急下。)

张珙   (白)     呀!

     (唱)     只剩下花有清香月有荫。

             且喜得一天好事今宵定,

             这两首新诗做证凭。

(张珙下。)

【第四场:附斋】

(普救寺大殿,钟鼓齐鸣。崔夫人引崔莺莺、崔欢郎、红娘同上。法本率众僧人迎候。)

法本   (白)     夫人、小姐安好。

崔夫人  (白)     长老好,佛事已齐备了么?

法本   (白)     俱已齐备,就请夫人、小姐拈香。

崔夫人  (白)     如此甚好。

法本   (白)     哦,夫人,有个鄙亲姓张名珙字君瑞,上京赴考,寓此读书,央求老僧与他亡故的父母带一分斋,老僧斗胆应允了,老夫人不见责么?

崔夫人  (白)     哪有见责之理!请来相见。

法本   (白)     是。

             有请张先生。

(张珙上。)

法本   (白)     这位就是鄙亲张珙。

             这是崔老相国夫人。

崔夫人  (白)     张先生少礼。

张珙   (白)     晚生父母双亡,深恩未报,托长老带一分斋。蒙老夫人不加罪责,感激之至。

崔夫人  (白)     追荐父母,乃是人子应份之事,何罪之有?

(崔夫人向崔莺莺。)

崔夫人  (白)     咳,女儿,自你父去世,不觉已届禫服之期,天上人间,凄凉两界,好生伤感!

崔莺莺  (哭)     喂呀,爹爹啊!

法本   (白)     就请夫人、小姐,佛殿拈香。

(法本引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下。)

张珙   (白)     呀!

     (唱)     但见她泪湿了淡白梨花面,

             但见她愁损了轻盈杨柳腰。

             难得她泣血曹娥孝,

             提什么捧心西子娇?

             我也是严亲下世早,

             断肠人相慰这可怜宵。

(张珙下。)

【第五场:寺警】

(崔夫人、崔莺莺、崔欢郎、红娘、法本同上。)

法本   (白)     哎呀,老夫人哪!今有孙飞虎带领半万贼兵围住寺门,定要掳莺莺小姐去做压寨夫人!

崔莺莺  (白)     哎呀!

(崔莺莺惊倒。)

崔夫人  (白)     儿呀,为娘年过半百,死不为夭;怎奈我儿年少,未得从夫,当此大难,如何是好哇!

崔莺莺  (白)     母亲哪!事到如今只有将孩儿献与那贼汉,才保得一家性命哪。

崔夫人  (白)     俺崔家乃博陵世族,家无犯法之男、再婚之女,怎能将你献与那贼汉为妻呀?

崔莺莺  (白)     母亲休要爱惜孩儿,还是献与那贼汉吧。

     (西皮散板)  第一来,母亲免受惊,

             第二来,保了蒲州旧禅林;

             第三来,三百僧人得安稳,

     (西皮流水板) 第四来,老爹爹旅榇安然返博林;

             第五来,欢郎弟弟年纪小,

             也留下我崔家后代根。

             倘若是莺莺惜性命,

             眼见得伽蓝火内焚。

             诸僧血垢痕,

             先灵化灰尘,

             可怜爱弟亲,

             痛哉慈母恩,

             我一家大小就活不成!

崔夫人  (唱)     我的儿她把伤心话讲,

(崔夫人向法本。)

崔夫人  (唱)     快想想良策退贼兵!

法本   (白)     老僧忙中无计。有道是:“人上一百,必有奇谋。”何不问问两廊僧俗人等?

(崔夫人走圆场。)

崔夫人  (白)     请长老说知。

法本   (白)     是。

(法本向左右廊下。)

法本   (白)     两廊僧俗人等听者!

(众僧人内同允。)

法本   (白)     于今孙飞虎兵围本寺,要掳莺莺小姐为妻。若无退兵之计,必致玉石俱焚。你等有何高计?

             无人应声。

崔夫人  (白)     如何是好?

法本   (白)     岂不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崔夫人  (白)     也罢。

             两厢僧俗人等,但有退得贼兵者,老身做主,倒赔妆奁,将我女儿莺莺配他为妻。

张珙   (内白)    张珙有退兵之策!

(张珙上。)

张珙   (唱)     耳听得金鼓连天震,

             来了扶危解困的人。

(张珙见法本、崔夫人。)

张珙   (白)     老夫人拜揖。小生有退兵之策。

法本   (白)     禀夫人,这就是十五那夜附斋的敝亲。

崔夫人  (白)     老身记得。适才说过,但有退得贼兵者,便将小女配他为妻。

(鼓声。)

崔夫人  (白)     事在紧急,先生计将安出?

张珙   (白)     要退贼兵这也不难,先请长老出面。

法本   (白)     哎呀呀,老僧年高,不会厮杀,别换一个吧。

张珪   (白)     不要长老厮杀,就请对孙飞虎去说,小姐孝服在身,将军若要作女婿,就请按兵束甲,退一箭之地。等三日后佛事圆满,小姐辞别相国灵柩,改换吉服,方好送与将军。若是现在送去,一来小姐孝服在身,二来于军不利。

法本   (白)     这倒使得!

(法本下。鼓声。)

崔夫人  (白)     先生,三日之后,又当如何?

张珙   (白)     小生有一好友杜确,人称白马将军,现任河中绛州观察使,统领大军镇守蒲关。他与我八拜至交,小生写一信去,杜将军必来相救。

崔夫人  (白)     事在紧急,请先生作速修书。

             红娘看笔砚来!

红娘   (白)     是。

(红娘取笔砚笺套上。)

红娘   (白)     张先生,笔砚在此。

张珙   (白)     待我书。

     (唱)     小弟张珙顿首拜,

(张珙想,一挥而就。)

张珙   (唱)     书奉君实老兄台:

             应试路过河中界,

             天外飞来大祸灾。

             孙飞虎兵困萧寺外,

             他要夺崔家女裙钗。

             三日后救兵不到贼不退,

             玉石俱焚事可哀。

             小弟与全庙僧俗翘首待,

             专望将军白马来!

孙飞虎  (内白)    众将官,兵退一箭之地。

(法本上。)

法本   (白)     贼兵果然退了。

张珙   (白)     这有书信一封,请派人下到蒲关白马将军那里。

法本   (白)     这样的时候只怕无人敢去。

张珙   (白)     有道是:“十步之内,必有芳草。”我自有道理。

(张珙向崔夫人。)

张珙   (白)     老夫人,此信若到,雄兵必来。夫人、小姐,但放宽心,后堂歇息去吧。

崔夫人  (白)     多谢先生。

             红娘服侍小姐,回房去吧。

(崔夫人、崔欢郎同下。红娘万分高兴。)

红娘   (白)     小姐,这就好了!

(红娘小声。)

红娘   (白)     瞧那傻秀才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一点也不傻。

(红娘拍手。)

红娘   (白)     是他作了姑爷,红娘也放了心了。

崔莺莺  (白)     啐!

红娘   (白)     小姐,您看他的书信真靠得住吗?别是吹牛的吧!

崔莺莺  (白)     不,红娘。

     (唱)     他胸中似海洋岂可斗量?

             笔尖儿横扫那半万儿郎。

红娘   (白)     唷,您已经这样向着姑爷了。

崔莺莺  (白)     走吧。

(崔莺莺羞,掩不住高兴。崔莺莺、红娘同下。)

法本   (白)     如此就请先生说知。

张珙   (白)     两廊僧俗诸位听者!

(众僧人内同允。)

张珙   (白)     这里有书信一封,送往蒲关白马将军那里。哪一位胆大的好汉愿往?

法本   (白)     无人应声。

惠明   (内白)    俺惠明愿往!

(惠明上。)

惠明   (唱)     俺惠明不念梁王忏,

             大踏步只要去虎穴龙潭。

法本   (白)     寺门外五千人马,你敢去么?

惠明   (白)     师父。

     (唱)     你那里休问俺敢也不敢,

             只问那张君瑞用不用咱。

张珙   (白)     惠明,你出家人不诵经念佛,却为何冒此大险?

惠明   (白)     张先生!

     (唱)     咱本是粗鲁庄稼汉,

             也曾射虎在南山。

             都只为税钱过十万,

             逼得俺普救寺内把禅参。

             金钟响兜起俺英雄胆,

             法鼓敲好一似战斗酣。

             袖手旁观几曾惯?

             杀贼除凶只等闲。

             先生若肯使用咱,

             管保书信到蒲关。

张珙   (白)     如此甚好,书信在此,何时动身?

惠明   (白)     “救兵如救火”,俺连夜送至蒲关。

张珙   (白)     可要人帮助?

惠明   (白)     要的哟!

     (唱)     三通战鼓一声喊,

             万马军中自往还。

(惠明拱手。)

惠明   (白)     俺去了!

(惠明急下。)

张珙   (白)     真壮士也!

(张珙下。法本下。)

【第六场:赖婚】

(红娘花枝招展、兴高采烈上。)

红娘   (念)     张姑爷真有本领,请来了白马将军。五千人放下兵刃,我一家死里逃生。

     (白)     真没想到那傻秀才,还有那么大本事。怪不得小姐夸他“笔尖儿横扫五千人”,可不是这样儿嘛!小姐真好运气,倘使兵围普救之时,出来揭榜的不是张姑爷,而是一位什么怪模怪样儿的和尚、道士……小姐的日子就够惨的了。老夫人今天大开东阁,让我去请张先生赴宴,我想,这不是跟小姐结亲还能是什么呀?早点儿去请他去,也让我们新姑老爷高兴高兴吧。

(张珙盛服迎上。)

张珙   (白)     红娘姐,你把小生等苦了哇。

红娘   (白)     咦,我还是特意早点儿来的哩。老夫人请你去赴——

张珙   (白)     小生便去,请问红娘姐,此宴为何?可有别客?

红娘   (白)     我们老夫人啊,先生!

     (唱)     一来是为压惊,

             二来是谢大恩;

             不请街邻不会亲,

             不受人情避众僧。

             高卷红帘焚宝鼎,

             单等张郎配莺莺。

张珙   (笑)     哈哈哈……

     (白)     但不知那边铺设如何?

红娘   (白)     俺那边么?

     (唱)     落花满地胭脂冷,

             良辰美景洞房春。

             正中是鸳鸯夜月销金帐,

             两旁是孔雀春风软玉屏。

             下边是室中乐奏合欢令,

             一对对凤箫象板雁瑟鸾笙。

张珙   (白)     哎呀,老夫人如此盛设,小生客中,并无半点彩礼,怎生是好哇?

红娘   (白)     先生!

     (唱)     花红彩礼何足论?

             你自有灭寇功勋举将能。

             俺小姐心下也千般肯,

             都只为君瑞胸中百万兵。

张珙   (白)     如此,小生更衣就到。

红娘   (白)     不用更衣了,我们老夫人等久了,随我来吧。

(红娘、张珙同走圆场。崔夫人上,红娘入门。)

红娘   (白)     参见老夫人。

崔夫人  (白)     罢了。命你去请张先生,到来无有?

红娘   (白)     张先生来了。

崔夫人  (白)     说我出迎。

(张珙入,对崔夫人恭谨一揖。)

张珙   (白)     小生有何德能,敢劳老夫人相迎?

崔夫人  (白)     老身一家,若非先生相救,焉有今日。

张珙   (白)     此贼之败,皆夫人之福,晚生绵力,何足道哉!

崔夫人  (白)     备得菲酌,聊申谢意,就请先生入席。

张珙   (白)     岂敢。老夫人在此,张珙理当侍立。

崔夫人  (白)     有道是“恭敬不如从命”。

张珙   (白)     如此晚生告坐。

崔夫人  (白)     红娘,请小姐来。

红娘   (白)     是是。

(红娘十分兴奋,向内。)

红娘   (白)     请小姐出堂。

崔莺莺  (内白)    来了。

     (南梆子)   听红娘一声请梦儿惊觉,

             恰才向碧纱窗下画了双蛾。

红娘   (白)     小姐,瞧您俊脸儿吹弹得破,张先生他真好福气啊。

崔莺莺  (白)     啐!

     (唱)     你道我俊脸儿吹弹得破,

             知道他读书人福命如何?

(红娘看室内摆设。)

红娘   (白)     小姐,不是红娘多嘴,瞧今天是您的好日子,老夫人却这样做人家,什么也没有预备,这是个什么意思呢?

崔夫人  (白)     红娘,快请小姐来。

(崔夫人见崔莺莺入内,向张珙。)

崔夫人  (白)     张先生请过来。

(崔夫人指张珙向崔莺莺。)

崔夫人  (白)     儿啊,拜见你张家哥哥。

(崔莺莺惊。)

崔莺莺  (白)     怎么!“哥哥”?

张珙   (白)     这口气不对了。

红娘   (白)     老夫人变了卦了。

(崔莺莺望张珙。)

崔莺莺  (白)     呀!

     (反西皮散板) 只见他软瘫瘫颓然就座,

             只见他闷恹恹懒把身挪。

             恰好似水淹了蓝桥一座,

             恰好似弹打开鱼儿比目。

崔夫人  (白)     红娘看酒来。

             儿呀,敬你哥哥一杯。

张珙   (白)     晚生量窄。

(崔莺莺不愿,勉强敬一杯。张珙原不愿喝,见崔莺莺顺从敬酒,误会其意,接过一饮而尽。)

张珙   (白)     干!

崔夫人  (白)     红娘斟酒。

             再敬你哥哥一杯。

张珙   (白)     晚生实实量窄。

(红娘斟酒,崔莺莺想,敬酒。张珙接饮,气愤。)

张珙   (白)     干!

     (笑)     哈哈哈!

崔夫人  (白)     我儿再敬一杯。

(崔夫人斟酒,交崔莺莺。崔莺莺接杯。)

崔莺莺  (反西皮二六板)休看他筵前笑呵呵,

             他珠泪行行肚里搁。

             不是他一封书信把贼破,

             我一家性命怎得活?

             “倒赔妆奁”也曾说过,

             他不想姻缘想什么?

             当时仰望如饥渴,

             今日把同心结儿狠狠地割。

             如今烦恼犹自可,

             这久后的相思可奈何?

             若不是母亲旁边坐,

             我待把知心话儿对你说。

             兄妹虚名误了我,

             月底西厢变南柯!

(崔莺莺愤然掷杯,掩面下。)

崔夫人  (白)     女儿,你——

(张珙见状始悟崔莺莺之意,起身。)

张珙   (白)     张珙醉了,告退。

崔夫人  (白)     先生为何去心忒急?

张珙   (白)     小生欲一言尽意,未知可否?

崔夫人  (白)     请坐下讲,先生有何见教,老身恭听。

张珪   (白)     前者孙飞虎兵围普救,变起仓皇,夫人说:“有人退得贼兵者,倒赔妆奁,把莺莺嫁他为妻。”不知曾有此事否?

崔夫人  (白)     唔,有的。

张珙   (白)     当此之时,有谁挺身而出?

崔夫人  (白)     先生实有活命之恩,怎奈先相国在日——

张珙   (白)     当时晚生奋笔作书,请来白马将军,岂图今日一席之宴?今早红娘传命相邀,张珙以为夫人将践金诺,成就鸳盟。夫人忽然命以兄妹相称,小姐何必要张珙为兄,张珙亦不用小姐为妹。堂堂相国夫人,岂可言而无信?望夫人三思。

崔夫人  (白)     先生之言自有道理,只是先相国在日,曾将小女许配老身侄儿郑恒为妻,前者也曾去信唤他前来,此子若到,如之奈何?

张珙   (白)     只不知白马将军不来,孙飞虎打破普救寺,将小姐掳去,那时节,夫人又将怎样对待令侄郑恒呢?

崔夫人  (白)     这——老身情愿多以金帛相谢,请先生另选贵宅豪门之女,实为两便。

张珙   (白)     张珙虽一介寒士,岂为金帛而来?告辞!

(张珙愤然起身。)

崔夫人  (白)     红娘,张先生醉了,搀回西厢歇息,明日我另有话说。

红娘   (白)     是。

(崔夫人摇头下。红娘扶张珙。)

红娘   (白)     张相公,您少喝几杯不得了?

张珙   (白)     红娘姐,你好糊涂啊!小生哪曾喝什么酒来?自从瞥见小姐,忘餐废寝,直到如今。前者写信与白马将军,原也为翦除叛将,与百姓除害,只是夫人堂堂一品太君,亲以小姐相许,两廊僧俗,伽蓝佛祖,无不闻知,岂可言而无信?不料忽然变卦,命以兄妹相称,使小生智尽计穷,更无生路了。

红娘   (白)     张先生,您爱我小姐之心,红娘尽知。老夫人当众许婚,如今自食其言,以怨报德,岂止先生不甘,也是我们小姐终身之憾。红娘我也替你们不平。没有别的,尽我的力量,帮助你们成就百年之好,您看如何呢?

张珙   (白)     红娘姐如此好心,小生没齿难忘。

(张珙深深一揖。)

张珙   (白)     只是事已至此,计将安出呢?

(红娘想。)

红娘   (白)     我见先生有古琴一张,想必精于此道?

张珙   (白)     倒也略窥门径。

红娘   (白)     这就好了。小姐最爱琴音,今晚她花园烧香,你听我咳嗽为号,弹奏一曲。红娘乘机将先生衷曲禀知小姐。小姐若是有什么言语,明日早晨就来告诉您,行吗?

张珙   (白)     如此小生照计而行。

红娘   (白)     犹恐夫人呼唤,红娘要回去了。先生千万珍重。

(红娘施一礼,下。)

张珙   (白)     小娘子慢走。

(张珙下。)

【第七场:琴心】

(崔莺莺上,望月长叹。)

崔莺莺  (四平调)   先只说迎张郎娘把诺言来践,

             又谁知兄妹二字断送了良缘。

             空对着月儿圆清光一片,

             好叫人闲愁万种离恨千端。

(红娘上。)

红娘   (白)     小姐,今晚月色正好,您看月昏重重,明天准有风暴。

崔莺莺  (四平调)   抬泪眼仰天看月阑,

             天上人间总一般。

             那嫦娥孤单寂寞谁怜念?

             罗幕重重围住了广寒。

(张珙抱琴暗上。红娘轻咳嗽,张珙弹琴。)

崔莺莺  (白)     红娘,这是什么响?

红娘   (白)     小姐,你猜猜看。

崔莺莺  (四平调)   莫不是步摇动钗头凤凰?

红娘   (白)     不是。

崔莺莺  (四平调)   莫不是裙拖得环佩铃铛?

红娘   (白)     也不是,小姐。

(崔莺莺听。)

崔莺莺  (四平调)   这声音似在东墙来自西厢,

红娘   (白)     你听这声音多雄壮啊,小姐。

崔莺莺  (白)     是啊。

     (四平调)   其声壮似千军万马赴沙场。

红娘   (白)     听,又幽细起来了。

崔莺莺  (四平调)   其声幽似落花流水过溪塘。

红娘   (白)     又高上去了。

崔莺莺  (四平调)   其声高似鹤唳长空星月朗,

红娘   (白)     又低下去了。

崔莺莺  (四平调)   其声低似儿女喁喁语小窗。

             分明是“文凤求凰”追逸响,

             张琴代语诉衷肠。

             这萧寺何时来巨匠,

             把一腔哀怨入宫商?

红娘   (白)     哦,小姐,我把香炉忘在牡丹台儿上了。我去去就来。

(红娘下。张珙推琴。)

张珙   (白)     咳,夫人忘恩负义,倒还罢了,怎么小姐也说起谎来了啊!

崔莺莺  (白)     咳!

     (四平调)   哪里是莺莺肯说谎,

             怨只怨我那少诚无信的白发娘。

             将我锁在红楼上,

             外隔着高高白粉墙。

             张生哪,即便是十二巫峰高万丈,

             也有个云雨梦高唐。

(红娘端香炉急上。)

红娘   (白)     小姐,什么高唐矮唐的,老夫人听了还了得!

(红娘微笑。)

红娘   (白)     究竟是谁在弹琴呐?

崔莺莺  (白)     是他——

红娘   (白)     张先生么?我说哩,这寺里除了他谁还弹得这么一手好琴哪!可是方才听得说,张先生要走了,怎么办哩?

崔莺莺  (白)     红娘,你去告诉那张生——

红娘   (白)     我告诉他什么呀?

崔莺莺  (白)     红娘啊!

     (二黄摇板)  你去对那张生讲,

             要他安心不用忙。

             园内水流花又放,

             他再住几日又何妨?

红娘   (白)     明日一早就去看他,小姐咱们回去了吧。

崔莺莺  (二黄摇板)  红儿扶我绣楼往,

             犹有余音绕回廊。

(崔莺莺、红娘同下。)

【第八场:探病】

(张珙上。)

张珙   (念)     春寒况又愁难解,好梦不来病却来。

(张珙病困不堪,隐几小卧。红娘上。)

红娘   (念)     离了东阁门,来此西厢地。只要别人甜,且学蜂酿蜜。

(红娘用唾津湿穿窗纸,向内窥视。)

红娘   (白)     呀!

     (四平调)   只见他闷恹恹和衣而睡,

             脸儿黄肌儿瘦气息低微。

             向门儿我这里轻弹指背,

张珙   (白)     什么人?

红娘   (白)     我么!

     (四平调)   散相思的五瘟使来叩柴扉。

(张珙开门。)

张珙   (白)     原来红娘到此,快快请进。

(红娘入内。)

张珙   (白)     夜来多谢红娘姐指教,小生铭感不忘。不知小姐可有什么言语么?

红娘   (白)     小姐昨晚月下就叫红娘来看您来着。今天早晨她头也没梳,粉也没搽,就听她在绣被子里头念着您的名字呢!

张珙   (白)     哦,真有此事么?既是小姐有相爱之意,小生正有小简一封,就烦红娘姐带去如何?

红娘   (白)     这可不敢。小姐脾气我是知道的,她若见了您的小简,准会扳起面孔说:“你这小妮子,从哪里寻来这些言话!”嗤嗤地几下子,就把它给撕成碎纸条儿了。

张珙   (白)     小姐仁厚多情,决不如此。请红娘姐带去了吧。

红娘   (白)     慢着,你把那上面写的言语念给我听听。

张珙   (白)     “张珙再拜莺莺小姐阁下,昨者尊慈以怨报德,席散之后,不复成寐。曾托琴音,自鸣情抱。自今以后,人琴俱去,痛何可言!惟所望宋玉东邻之墙,尚有庄周西江之水。附诗一首,请赐清览:

     (念)     相思恨转添,漫把瑶琴弄。莫负月华明,且怜花影重。”

红娘   (白)     好。

     (快四平调)  好一封短柬多情致,

             还附上五言四句诗。

             红娘权作青鸟使,

             管叫她来看你一遭儿。

(红娘下。)

张珙   (白)     这就好了。

(张珙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